博客网 >

也谈“吾国学术之伤心史”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也谈“吾国学术之伤心史”

 

今晚阅读了曲向东先生的文章,除了很有同感,觉得还有几点应该说明的:一是“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这个话是陈寅恪转述某些比较悲观的中国学者的观点,而先生紧接下文是对此颇不以为然,认为劫遗录中仍然还有许多值得珍惜、钻研的好东西,不要一味等待外国公布新材料。这个问题季羡林先生在2000年时也已经特别解释过了,因此今后引用这个话的时候应该有所说明。二是日本人,例如画家平山郁夫,确实是真诚捐献的(他一次就捐了1亿日元),这个不容置疑;但是日本人也很复杂,想着在敦煌显示日本的存在,日本的地位,却大有人在。例如有的日本人愿意资助常书鸿之子常嘉煌在敦煌莫高窟附近再开一些石窟,但是其中最显要位置的绘画要让日本画家来作画,这个建议遭到常的拒绝(本人听他亲口述说的)。三是“敦煌学”向来是中国政治的牌牌,哪个时候需要宣传爱国主义了就举一举,否则就束之高阁。现在还有不少敦煌卷子在民间倒卖,甚至在拍卖会上竞拍,可是行情并不看好,国家图书机构、文物机构绝少问津。一定要等到这些珍稀文物被倒卖到国外,才有人愿意出数千万元去买回来以表现爱国热情吗?我对此尤为痛惜。    江浙散人黄征 2006-10-24

 

 

附录:曲向东先生博文 《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

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

陈寅恪的话,因为刚刚看到有关于陈的文章,想起来了。 

在敦煌的藏经洞陈列馆里,进院儿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块伤心的卧石,陈寅恪的字是黑色的,沉沉的刻在上面,方佛听得见老先生的咳嗽。从此我就记住了这句话。 

藏经洞陈列馆我仔细的看过三遍,许多故事都已经能背过,第一次是冬天,那天太阳好,就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樊锦诗院长抄着手说她刚来的时候就住在院子角落的一间马厩里,夜里出来解手,看到门口黑乎乎的,狼!于是憋了一宿,天亮一看,呵呵,门口拴了一头驴! 

敦煌怎么成为我们的伤心史这事儿,上网查去吧,我就不写了,想说的是现在还让我们伤心。历年来对敦煌捐赠的几乎全部都是日本人。一个日本小姑娘来中国学习,因车祸遇难,她父母按照她的心愿,把本来为她准备的学费全部捐给了敦煌。现在小姑娘漂亮的照片就贴在敦煌入口处的一排告示栏上,其中有邵逸夫、李嘉诚、还有一位原高盛公司亚洲区总经理,其余的就都是日本人。 

我在录节目的时候问樊锦诗院长,告示栏上的就是全部么?是,全部没有其他人?再没有中国人了?是,主要是日本人,我们最好的展馆是日本人出钱建的,也是日本人设计的。

我忘了我是在录节目了,我对樊院长说,我今天发了个愿,我今生一定要让中国人的名字再度出现在这个告示牌上。 

困了,睡了。这个愿不会忘的。

 
博客网版权所有
<< 主编新年公告 / 《龙语瀚堂典籍数据库》试用鉴定与...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huangzheng1958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